gabriella

卷卷的休,卷卷的阿詹,卷卷的杰西,啊,我中了卷毛的毒。

回头看看我吧 1.-暗恋向—【昊星/昊杰/昊瀚星海】

 *自认有ooc,请勿上升真人,有部分私设,

 *Justin(黄明昊)X朱星杰,本文偏Justin视角

 

黄明昊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忽然就喜欢上了他杰哥。


可能是被第一次朱星杰dance to the music舞台上散发的光芒给闪到了,于是注意到了他。


又可能是在那天练习室里大家都热烈的玩闹的时候朱星杰只在一旁静静看着,一贯在他身边的小鬼不知跑去了哪儿瞎疯,作为热闹中心的未成年儿童黄明昊好不容易鬼哭狼嚎的躲过朱姓队长和某毕姓男子疯狂的摧残,忽然那一瞬间,脸部表情极其扭曲的他就和杰哥平静又带着笑意的眼神对上了。


黄明昊忽然有点出神,他第一次觉得朱星杰眼睛那么好看那么清透,连有点内双的窄窄的眼皮褶都像是一个小漩涡那么勾人。


但是发呆也只持续了那不过一眼的时间,因为紧接着他就被范丞丞沉重的身躯无情地压在了地板上。


似乎是那天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将眼神从他杰哥身上剥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谁能想到就是那么奇妙,少年情愫来得突然而又热烈。


 “没有理由,就这样出现在你面前的左右。”现在想想徐圣恩那哥们的词,写的真好,黄明昊心里瞎感慨着


于是大家忽然发现,朱星杰出现的场景,基本上也都能看到黄明昊的影子,甚至大厂一度有过风言风语说鬼杰组合终于要被横空杀出来的温州人给打散了。


 当事人小鬼虽然没有太在意这些有点不怀好意的谣言,但毕竟也不是糊涂的,机灵的脑袋瓜转一转也竟也差不多看出了温州人极力掩藏的小心思。实话说,他还是有点被吓到的,没想到头哥胡巴终有一日也被人惦记上了,还是个有点聪明的小屁孩,纠结许久,他不知该不该和朱星杰多提一嘴,但想想要真的说了搞不好会被误会,哎,兄弟情谊,不用说这些。


就让他们这些年轻人自己玩儿去吧。刚成年的鬼哥故作深沉的点起一根并不存在的烟。

黄明昊本人稍微察觉到了小鬼的态度,但他更在意的是他杰哥。

  

 “有没有想过把心意告诉过他呢?”他问过自己。


 “想过。”那个自己回答说。


 一开始发觉到了喜欢朱星杰的感情时,温州人是很有勇气的,没有抗拒也没有害怕,就那样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天不怕地不怕地去主动接近看起来凶巴巴的杰哥,死皮赖脸进行土味情话攻势又或是把自己皮皮贾小可爱的那一面完全展露出来,终于也得到了朱星杰只是看起来凶却实则软萌的胡巴本巴的本性。那时候他是很开心的,欢欣雀跃得像捧着他挖掘到的那小颗宝石碎片小心翼翼珍藏在心里。


老实说他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一起出道,但乐观又聪明的贾富贵选择不去思考那么多有的没的,及时行乐方是真理。

 

他以为他会一直这样下去。


直到后来,节目里剩下的人越来越少,那天30进20强淘汰结束周锐和周彦辰小鬼他们抱在一起,朱星杰就站在外面看着抱成一团的他们,竭力保持着酷盖的样子,眼里明明带着泪但脸上依旧挂着笑。

黄明昊一回头,就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


他忽然又想到无数次的场景里,每次气氛不够的时候就是杰哥第一时间主动打破尴尬带起话题,等气氛热烈上来了他就安安静静呆在一旁看着一帮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小孩儿又打又闹,仿佛自动剥离在整个气氛之外,明明也才二十几岁的青年,却像是已经尝够了人生一半滋味。

黄明昊忽然觉得有一瞬间喘不过来气儿,心里很难受


他说不出来是为什么,他以为自己聪明到足够了解朱星杰了,可越了解越不了解。明明杰哥每次练习都很认真,跳舞或者在舞台都是那么开心地享受着,可是在舞台上爆发出来的那种光芒和气场,在下台之后顷刻就消散不见。原本他是能感觉得到杰哥和他是一样有野心的,可二十强后,明明关系更贴近了,他却觉得,杰哥离他越来越远了。

 

他有些不敢再去进一步跨进他的世界了,因为怕下一步就会发现,他们两个人注定是朝着两个互不相干的路走。


第一个发觉黄明昊异样的是朱正廷,他正瘫在床上贵妇般优雅的敷着面膜,忽然发觉怎么深夜这个时候了黄明昊还不打呼噜,莫不是还没睡?于是朱正廷本着一个队长残存的责任心,披着毯子下床开灯瞅了眼卷着被子缩成一团的小孩儿,差点被他睁得眼白分明的吊着深深黑眼圈的大眼吓个半死。

 

“卧槽你干啥呢?!”


黄明昊不缩话,满脸写着我很累我憔悴。


朱正廷瞬间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孩子怕不是这两天一直失眠。

于是毕雯珺也被紧急call回来,俩人搬了张小板凳坐在黄明昊床头决定给年轻人做一波心理辅导。


“你...有什么想抒发抒发的吗?”毕雯珺结结巴巴地问,其实他也说不好Justin到底因为啥而烦恼,不过看这样子倒是像他刚上高中失恋那会儿的状态......


等等,woc???失恋???忽然电光火石意识到什么的东北大老粗毕雯珺目瞪口呆。


“是因为朱星杰吗?”


朱正廷笃定地问了一个不知是问句还是陈述句的句子丝毫没有在意一旁张大嘴的毕某人。 


黄明昊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垂下了眼皮,以一种无声的姿态在隐隐抗拒着什么。


朱正廷和毕雯珺看着眼前黄毛儿童颓到不行失去本来活力的样子不禁也沉默了。


喜欢这个东西,本就是很折磨人的,尤其是不知道另一人心意的情况下,越去在意就越会多想,明知是痛苦也放下不了。明明克制不了自己想要去接近,却又害怕被发现,想要被更多注意到,却又不能做的太明目张胆。


这一点,两人都太有体会了,何况是情窦初开的青春期的敏感中二少年呢。


朱正廷想起范丞丞那个傻子,心头莫名一股火,可是一想到黄明昊现在惨成这样,目光也不由得软了几分

 

 “知道你现在心情很纠结..可你也清楚...”


想着要如何劝的朱正廷话说到一半忽然也硬不下心肠去说什么了,明知道单恋是没结果,即使是两情相悦也太难,但他真的无法对黄明昊说出这种残忍的话。


更何况,朱星杰又并不是像范丞丞那样在感情方面单纯的一批,94年生又经历过多少选秀沉浮的老大哥,怎么会什么都不懂...又怎么会对温州小孩儿直白炽热的心意全然不知。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决定...但是吧...”忽然毕雯珺慢慢吞吞又使劲地憋出一句,“与其就这样丧下去自己胡思乱想,倒不如你去拼一把。”


   "?!!"朱正廷震惊的面膜差点掉下来,bwj你四不四撒!!怎么教小孩儿呢?


    毕雯珺对疯狂给他做口型的队长打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接着自己的惊人发言:


  “你想,这个时候不去拼一把试试看,难道要等到节目结束后你俩再没机会见吗?把对他的心意一直封存在心底,如果明天就要孤独地死去的话,有谁敢说自己不后悔呢?”


   这回朱正廷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向毕雯珺。


   而黄明昊缩在被子里,捏着被角的手指紧攥。

   

  

  






 ——tbc

本来只是想简短的写,没想到就莫名其妙码了两个多小时的字...

下章预计会回到杰哥视角

暗恋真的是一种很痛苦又很甜蜜的事情,但是越发认识到自己不过是单箭头,甜蜜就渐渐至变成苦涩。

(但是可能不一定是be,毕竟现实里还对未来很迷茫也不知道自己的结果会是什么,也总该让自己喜欢的cp有个好结果吧,笑)

第一次比较完整写同人,望多包涵。

(面对着众多大作业的我无所畏惧)

  

  

  

  

  


@沈白  老侯和郑资约有种秘制相似…

[TSN][DS/ME]一场事先不被看好的爱情 1

@沈白 猛然想起你已经卸了qq

juvenbace:

本文是欠债文。达达和Sean是特别指定的。


配对:达达xSean!小天使攻!攻受站队时,闺蜜给出了无法反驳的理由: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达达比Sean有钱,财富倍杀Sean还有富余……


ME是重要配角,Mark还兼任“反派BOSS”角色。


本文无法保证日更,甚至无法保证能完结,因为我想了一夜脑子还是蒙圈的。


以上都接受,我们开始这对“邪教”cp吧。


--------------------




多年之后,肖恩·帕克早已白发苍苍,总统见了也会快步上前谦恭地和他握手,然而一想到那个夏日清晨骤然打开的房门,他就心有余悸,冷汗涔涔。


他记不起头一天晚上他是怎么去的达斯汀家,也记不得他是怎么上了他的床,但性爱过程他有印象,挺棒的,折腾的他精疲力尽。说真的,如果不是太累,以他丰富的与未成年少女父母们的斗争经验,早该听见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即使错过了这个,也不该错过马克那句喊声,更不该错过卧室房门锁咔咔嚓嚓被拧开的声音。他要多么愚蠢,多么迟钝,才会赤裸着身体压在达斯汀身上,对马克说嗨。马克当时的表情肖恩·帕克一生都无法忘却,每每想起都忍不住瑟瑟发抖。他以为马克会立刻过来揍他,但他小看了马克的愤怒程度,也小看了马克的理智,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走,撞上了身后的爱德华多,谢天谢地这位巴西裔的天使阻挡了马克那么零点零一秒,而这零点零一秒狠狠地砸响了肖恩失灵的警报。一个鲤鱼打挺,他从床上飞了起来,抓起阿玛尼高定的裤子直接套了上去,然后打开窗户跑了。


窗外是一片玫瑰花丛,一打玫瑰花刺扎在他屁股上,向来娇气怕疼的肖恩愣是一声没吭,因为马克的拖鞋声已经向他扑来。连滚带爬,肖恩逃出了达斯汀家,光脚跑了一个街区才拦住一辆出租车,没有现金,没有信用卡,甚至没有手机,事后肖恩觉得不拿手机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比发现Facebook更伟大。


没有手机,没有定位,哈利路亚。


得罪了马克·扎克伯格。整个硅谷,整个美国,甚至整个世界,他唯一能去的地方只剩一处。




范宁正在进行清晨的瑜伽练习,狂暴的敲门声破坏了他平稳深沉的呼吸。范宁恼羞成怒地打开门,肖恩一头撞进他怀里,全身瘫软,范宁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出租车司机已经在车里大喊:“给钱!给钱!”


等付完车费把倒在门口的肖恩拖进家,范宁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肖恩肯定是惹出大事了,依照他的慌乱程度,范宁怀疑他可能把哪国总统的女儿给睡了。


“说吧。”范宁淡定极了,“这次是什么事?”


肖恩端着茶杯颤抖的都没办法把水喂进嘴里。


“达斯汀,我和达斯汀上床了。”


“谁?”范宁觉得刚刚他出现了幻觉。


“达斯汀!”


“哪个达斯汀?”范宁很少这么傻,但这会儿他真希望自己是个智障。


“还有哪个达斯汀,”肖恩暴躁地说,“达斯汀·莫斯科维茨!”


“我操!”范宁猛跺了一下脚,屋子都抖了三抖,“你他妈怎么不上爱德华多·萨维林!”


“我他妈上他干吗?”


“这样马克会一枪崩了你!省得我亲手杀你了!高尔夫球杆,我的高尔夫球杆呢!”范宁转了一圈,抽出一根球杆举起就要打肖恩,肖恩吓得满屋子跑。


“冷静!你冷静点!你不是马克!别学他啊!”


“不!”范宁冷酷地说,“我今天必须打死你!达斯汀是我的天使投资人!是我的好朋友!硅谷那么多男人女人,你他妈睡哪一个不好,你睡他?!杀了你去自首,住个十几年就出来了!不杀你,得被你折磨一辈子!”


肖恩绕着流理台转圈跑,“范宁!你冷静点!不是我睡的他!是他把我上了!他上的我!你明白吗?”


范宁的脚步骤然停住,肖恩以为他平静下来了,哪知范宁在勃然大怒的状态下再次爆发勃然大怒,“你他妈居然敢勾引达斯汀!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范宁家鸡飞狗跳的时候,案发现场达斯汀家鸦雀无声。


直到肖恩翻窗逃跑,达斯汀才醒过来,他迷茫地看着坐在床边神色复杂的爱德华多,和拎着棒球棍在屋里来回踱步的马克。


“你们怎么来了?”达斯汀揉了揉眼睛。


“我们今天说好要去红杉树公园的你忘记了?”爱德华多温柔地提醒道。


“啊!我睡过了!”达斯汀猛拍了一下额头,“我马上起床。”


“别给我转移话题!”马克扔下棒球棍,“穿上衣服到客厅来!”


达斯汀走到客厅时,爱德华多正低声跟马克说话,马克面色极为阴沉,连爱德华多也没能缓和分毫。


“肖恩·帕克是怎么回事?”达斯汀还没坐下,马克就开始发问了。


“对啊,他人呢?”达斯汀环顾了一下房子,“他的衬衫和内裤还在卧室呢。”


马克啪地猛拍了一下茶几,“说!怎么回事?”


见马克真的恼了,达斯汀迅速概括了案发经过,“昨晚我请我的职员去酒吧,正好遇见他,我们喝了酒,然后就一起回来了。”


“你是不是吸大麻了?”


达斯汀点了点头,“一点点而已。他人呢?”


“他……走了。”以肖恩那矫健的身姿,爱德华多只用“走了”这个词是非常不恰当的。


刚一拨通肖恩的电话,手机铃声就在屋内响起。马克离暴怒只在眨眼间。


达斯汀赶忙道:“我是自愿的。”


“吸了大麻,别跟我说自愿。”马克挂上电话,预计了一下达斯汀家到范宁家的距离,肖恩那个混蛋还没到呢。


“我真的是自愿的。”达斯汀据理力争,“我神智是清楚的。”


马克冷笑道:“你一身吻痕抓痕跟我说你神智是清楚的?”


达斯汀的脸刷的红了,“那……那……那也是清醒的。我……我前戏一个步骤也没少,肖恩也没受伤。”


“等等!”一直勉强维持冷静的爱德华多这会儿也不淡定了,“是你上了肖恩?”


“是啊。”


“他居然敢引诱你!”爱德华多霍然站起,“太过分!”


马克立刻点头,“你刚才还说他俩可能是喝醉了或者是吸嗨了,一定是个误会。误会什么!肖恩·帕克他是故意的!”


爱德华多脸色发白,气得直哆嗦,肖恩·帕克怎么能混蛋成这样。


“不!不是!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达斯汀茫然地看着处于暴走状态的扎克伯格-萨维林夫夫,“我和肖恩上床是情投意合,不是迷奸诱骗,我喜欢他。”


屋里瞬间寂静了,连上帝都失了声。




范宁直追的肖恩哮喘犯了才停下脚步,急急忙忙给他找吸入器。是的,他家有肖恩的吸入器,肖恩所有朋友家都有他的吸入器,这家伙哮喘犯得太频繁了。


好一会儿肖恩才缓过劲儿,范宁总算冷静下来。


“你的意思是你们在酒吧喝了酒吸了大麻然后回了家上了床?”


“是的。”肖恩咽了口口水,“酒精大麻一样都不少。我承认是我先吻了达斯汀,但后续都是他主动。”


“你嘴贱吻他干嘛!”范宁双手叉腰没好气地说,“达斯汀酒量不好,大麻也戒了很久了。容我提醒,带他吸大麻的人就是你!马克为此差点没杀了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昨天的大麻哪来的?”


肖恩小声道:“我,我给的。”


“给他大麻,还主动吻了他,你有脸说你没勾引他吗?!”


“吻……吻一下有什么啊。”肖恩嘟囔道,“又不是没亲过。”


“你亲过男人,达斯汀没亲过!”


“谁说没亲过。”


“达斯汀亲过男人?你骗谁呢。”


“他就是亲过!”肖恩大叫,“他20岁那年就跟我接过吻。”


范宁好容易熄灭的火噌的一下爆燃了,“我他妈怎么就没注册把枪,一枪崩了你我再自杀!你撩姑娘,撩小女孩已经够无耻了,你怎么敢撩达斯汀!他才20岁!”


肖恩讪讪地说:“那不是吸大麻吸嗨了吗。他因为爱德华多被赶出Facebook心情不好,我因为被赶出董事会心情也不好,同是沦落人,一块吸大麻,亲一口多正常啊。”


范宁皮笑肉不笑地反问:“就亲了一口?”


“还有……还有其他……但我发誓绝对没有上本垒。我还是有理智的。从那儿之后我再没有跟他有过亲密接触,直到昨天,就像你说的,他戒了大麻,我就是客气的让了一下,我没想到他真会吸,而且”肖恩垂下头,像个被斩了首的囚徒,“好吧好吧,我承认他吸了大麻后非常可爱,我是一时没忍住亲了他,但后面真的是他主动!”


范宁已经完全面无表情了,“理智呢,你吹嘘的理智呢。你在床上没有热情如火,你觉得我会相信达斯汀能上你?!”


肖恩不说话了,在达斯汀主动之前,他的行为实在称不上多矜持。


“一夜情而已,对象是特殊了点,但也没那么十恶不赦啊,怎么你和马克都气得非要杀了我不成。”


正说着,范宁的电话响了。


肖恩低头一看来电显示马克,大惊失色,“别接!不不不!你快接!说我不在这!”


范宁把电话推到肖恩面前,“一夜情没什么大不了。你给马克说啊,你看马克会干什么。”


肖恩连跳了三步,尽可能的远离手机,“别别别,范宁,亲爱的范宁,我最最最好的朋友,你得救我,你知道我怕马克,他发起火来我都想跪下叫祖宗。帮帮我!求你了!”


“没出息。”范宁拿起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接通。


“嗨,马克。”说完这句,范宁再没能说上一句话,马克那超快的语速任谁也插不上嘴。


一分钟后,范宁挂上电话,看着肖恩像看个死人。


肖恩毛骨悚然。“你你你要干嘛,你不能把我交出去,这和犹大出卖耶稣有什么区别!”


“肖恩”范宁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这次真不是我不帮你,也不是我惧怕马克的淫威,你是真的捅了上帝他老人家的马蜂窝了。”


“不是”肖恩就奇了怪了,“我被达斯汀睡了,这事儿有那么恐怖吗?”


范宁没回答他,只说了一句,“达斯汀他喜欢你。”


肖恩立时五雷轰顶,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为什么?为什么范宁不去注册把枪,这样他可以一枪崩的自己脑袋开花,万事大吉。






--------------------


感谢大家推荐的文!都好好看!





bvs三刷


过了好久才在云盘里刷第三遍/:(


“你不欠这世界什么。”

要做就做到底,要不就什么都不做。

想表述一万字都憋在心里无法表达/泪

多好的一部片!!没他我这辈子都进不了dc坑粉不了卷老师

……@沈白 乔治奥威尔1950年去世/

果然BE最好吃

大概拔杯和ME是我萌过cp里只有be才能吃的好的cp

那啥,没有【邓布利多x克雷登斯】?

虽然校长只被(格林德沃)提到了一句,在本部电影。



但是想想温柔的教授和心碎的小朋友就好有治愈感啊!!!所以纽特和克雷登斯能cp连纽特和部长都cp啦为毛没有教授和小朋友…


心塞,感觉萌的cp冷到北极圈

想吃粮。

想问你们都是哪部片子入坑卷西/觉得应该很多是TSN

入坑晚的我是BVS印象深刻/毕竟我是个喜欢有点神经质的角色。











然后搜卷老师的片子看了短片男友赖家里那个,查理班克斯,但是The Double彻底爱上jesse


(无论如何也没找到社交网络资源的我【郁卒】)
好想看看一脸霸气冷酷的马总
(虽然莱总也是个总但是好像并没有很霸气)
lex真的太迷人啊

simon和james真是…啊又带感又心痛,
simon在最后终于爆发了/开心我才不管james是不是被simon搞死了
之前那种存在感全无又自卑脆弱的片段太让人心碎

匹诺曹,木制的男孩,孤独

(虽然james x simon确实很带感没错每次想到都忍不住颤抖啊)


惊天魔盗团二的时候没赶上看,当时不觉得有啥
入坑以后








^_^心酸为什么总和卷老师错过BVS也没赶上

总之就是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顿。



连喜欢一美和休休和包子的时候都没这么迫切地想给他写点啥表达表达的感觉。




可能大概都是爱吧。/不管是什么方式














马上开学却夜夜吸卷包美杯而亡的我。


Bandari 春天第一朵玫瑰